幸运武林视频大河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律師工作
律師工作
廣州從化駐村居法律顧問履職情況調查
城里來的“大狀”成為村民自家人
發布時間: 2019-10-14 14:48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1.jpg

上圖 從化駐村律師開著寫有訂制標語的汽車在村里開展工作,提高村民對村(社區)法律顧問的知曉率。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鄧新建 鄧君 文/圖

 法制日報通訊員 李博文

“城里來的‘大狀’(律師)就是我們的‘自家人’。”廣東省廣州市從化區呂田鎮的英嬸兒說。在從化,駐村(社區)法律顧問已然和村民打成一片。然而,4年前,廣州推行村(社區)法律顧問制度已然一年有余時,從化區的群眾還不知道法律顧問是干什么的。

從化位于廣州東北,與惠州、韶關、清遠相接,是典型的山區。“從市區到從化走高速路要用一小時,到最偏遠的村鎮得3個多小時。”從化區司法局局長陳澤榮說,從化村(社區)法律顧問工作得以順利開展,多虧一群有情懷講奉獻有熱情的律師。

《法制日報》記者近日了解到,4年來,從化的村居法律顧問工作從臺賬一片空白、法律顧問坐等群眾上門,發展到主動進村入戶掌握社情民意;從運用土辦法解決“水土不服”問題,提高知曉率,發展到投身智能便捷平臺服務群眾;從無人知曉,發展到如今群眾夸贊,步伐越發堅定。

同生長

剛從從化西部鰲頭鎮埔錦村接受一起土地置換咨詢回來的律師陸文鴻,雖說是個“90后”,卻已參與村(社區)法律顧問工作3年了,擔任鰲頭鎮中塘、黃羅、汾水、埔錦4個村的法律顧問。從起初的不知所措,到如今的淡定自若,他以自我成長見證著從化村(社區)法律顧問工作的成長。

從化農村土地糾紛比較普遍。陸文鴻直言,剛進村開展工作時,村民不信任他這個毛頭小子,而且開展調解得用村民聽得懂的話,村民大多拿不出證據文書,光講法律行不通。更多的時候要在法律框架下靈活適用法律規定,依托情理進行調解。因此,陸文鴻改變策略,自己作為輔助力量跟著村干部們調解,提供相關法律意見,同時學著運用他們的方式開展工作。幾年下來,陸文鴻逐漸與村民、村干部打成一片。

不久前,張某在中塘村某經濟社承包的一塊土地上挖魚塘搞起養殖業。有了隔壁村村民掉進池塘發生意外官司打了許久的前車之鑒,眼看著池塘挖得深又緊鄰村道,有村民提出,池塘邊上沒有欄桿和警示牌,萬一有人掉進去應該由誰擔責?

村民們希望,一旦發生這樣的事情要由承包人張某負擔費用,可張某說池塘實際使用人是他的侄子小張,小張卻提出要合同簽訂人張某同意。村民們找到村法律顧問陸文鴻尋求解決之道。

陸文鴻迅速趕到村里,厘清爭議點并進行釋法答疑。

陸文鴻發現,最大的問題是實際使用人和承包人不一致,一旦出事,實際使用人的管理責任比較大。他建議通過村民大會或者村民代表大會,先把承包人變更為實際使用人小張,并由小張出資建設圍欄和警示牌;如果小張不愿意重新簽訂合同,可以通過承包人、使用人和經濟社三方達成協議,再由小張出資建設圍欄和警示牌。

陸文鴻和村干部先做小張的工作:“如果盡到管理和警示義務,經營風險降低,即使發生意外也有可能免除責任。”同時,陸文鴻也從小張的投資和村集體利益角度說服村民讓步,并召開經濟社會議達成協議,承諾在2023年到期時讓小張優先續租。

最后,小張根據陸文鴻的意見做通了大伯張某的工作,促成三方簽訂協議,小張出資建設了圍欄和警示牌,村民們懸著的心終于放下。

一塊磚

“我是革命一塊磚,哪里需要往哪兒搬。”掛點從化幾個最遠村鎮的律師張志偉笑言,雖然村居法律顧問實行的是雙向選擇,可是身為廣州市律師協會從化律師工作委員會主任的他,哪怕是冒著被誤會的風險,也要做好兜底工作。

張志偉掛點的良口鎮長流村、樂明村,位于從化最北端。“從良口鎮到村里山路坑洼十八彎,繞來繞去開車開到吐,一年來已爆胎3次。”他說,偏遠山區通訊信號微弱,有一次在進村的路上與法官通話時失去信號,以至于法官打電話給當事人說:“你的律師不靠譜,老是掛斷我的電話。”

對村(社區)法律顧問工作熱情飽滿的張志偉,卻在2014年剛進村時坐足了冷板凳。“我在鰲頭村委會坐了一天也沒有村民來咨詢。”張志偉說,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他發現村民有事才到村委會,所以坐等上門咨詢行不通。

“村民不知道有村(社區)法律顧問,也不知道法律顧問是干什么的,盡快提高村民對法律顧問的知曉率迫在眉睫。”張志偉加強與村干部的溝通,請他們收集村民的需求和問題,集中處理。同時,結合農村實際,專門找到廣告裝飾的專業人士,選取可以撕貼的材料,訂制“村居法律顧問服務車”的貼紙貼在私家車上。

“我開著貼有標語的車子在村里轉悠,讓更多人知道了法律顧問的存在。即使有不識字的村民也會好奇詢問。”張志偉說,效果逐漸顯現出來,接到村民的電話多了,村干部來電要求他進村的次數也多了。

去年8月的一天,少沙村經濟社梁社長打來電話稱,村里因土地征收該不該給外嫁女分紅問題吵得不可開交。部分村民認為,村規民約中約定外嫁女無權分紅,不管法院怎么判,也不能拿出錢給外嫁女。

張志偉立即趕到少沙村,數十名村民在梁社長家里仔細聽了張志偉的法律意見,解開了心里的疙瘩,當即表態同意給外嫁女分紅。

“我目前案源穩定,之所以仍然擠時間進村參與法律顧問工作,一是回饋社會,二是倒逼自己成長。”張志偉說,擔任村(社區)法律顧問能夠接觸到農村實際,讓自己的知識面不斷豐富,也是一種成長。

干實事

老家在從化呂田鎮的律師胡海源,一直把進村服務當成做善事:“支援家鄉工作不但能舒緩身心,還能為鄉親們干些實事。”

“妹妹今年50多歲了,住在精神病院。眼看著我們兄妹年紀大了,百年后誰管她啊?”去年年初的一天,胡海源在村委會值班時,接待了一名婦女。這名婦女的妹妹陳某早年與丈夫郭某育有一女,后陳某精神病發作,郭某帶著孩子返回家鄉四川生活,如今已經失聯十多年。

“患有精神疾病的陳某是有丈夫的人,但夫妻關系已經名存實亡。”經過分析,胡海源決定通過申請“五保戶”讓陳某能夠養老善終,首先要做的是解除陳某和郭某的夫妻關系。

為此,胡海源首先在陳某清醒時征求了她本人的意見,陳某通過錄制視頻表達了離婚意愿。隨后,胡海源向陳某的鄰居、居委會、親友以及精神病院的醫生等進行了大量的取證,通過訴訟指定了陳某的監護人,認定陳某是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

一切準備就緒后,胡海源自費飛往四川到郭某的戶籍地為陳某提起離婚訴訟。以為是來追償扶養費和醫藥費的郭某接到法院通知后遲遲不敢露面。胡海源多次電話、微信與當地經辦法官溝通,法官專門到郭某的家里做了多次工作后,郭某總算同意出庭。

考慮到陳某不適合長途勞頓去到四川開庭,胡海源建議通過微信視頻通話的形式組織雙方參與開庭調解。7月5日,在法院的支持下,胡海源促成了微信開庭審理。此案成為當地法院歷史上第一宗微信開庭案件。

今年年初,陳某正式享受到“五保戶”的待遇。“妹妹的生老病死以后都有政府管,我們總算放心了。”陳某的哥哥姐姐專門給胡海源送來錦旗。

“進村入戶次數多了,跟附近村子的鄉親們熟悉了,他們新居入伙、娶媳婦等都要給我發請柬。”鄉親們對自己的這份認可,讓胡海源打心眼里高興。

新模式

陳澤榮介紹說,從化的村(社區)法律顧問依托當地政府打造的政務平臺——“仁里集”智能治理云平臺開展工作,推出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新服務模式,打造“最便捷的法律服務平臺”。

登錄“仁里集”App,記者發現,已經有27個村(社區)法律顧問開通服務,發布值班和講座時間、接受咨詢等。開通不過幾個月,僅汾水村就已經有50多人次足不出戶接受法律服務。

不僅是村里常住村民,外出務工的年輕人等也享受到同等村居法律顧問服務。

今年4月,家住從化市區的方某通過“仁里集”咨詢了兒子的工傷賠付問題。由于材料不完整,案情比較復雜,村法律顧問建議方某到村委會現場咨詢。

原來,方某的兒子入職第二周在搬運貨物時砸傷腦袋,經鑒定屬于“生活不能自理、勞動能力基本喪失”的重度殘疾。雖然其所在公司一直按照工傷保險條例支付工資和補償金,但由于公司于事發后第二周才購買社保,社保基金不能支付一次性補償金。

駐村律師通過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方式,就工資、補償金、營養費、誤工費等進行了詳細計算和法律指引。

后來,梁某拿著律師給出的清單,很快與公司達成協議,解決了方某兒子的生活問題。

據統計,近3年來,法律顧問為從化區274個村(社區)群眾提供法律服務13459件,其中出具法律意見427件,提供法律咨詢8550次,開展法治宣傳3185次,參與人民調解583宗,提供法律援助61宗,提供其他法律服務653次,累計服務對象27134人次。

責任編輯: 朱劍
幸运武林视频大河 脱兔电竞比分网app 江苏快三 云南11选5 重庆百变王牌 棒球比分大于7-50什么意思 重庆百变王牌 玖体育比分 足球即时指数比较 球探体育比分网 18选7 广西11选5 重庆快乐十分 河北时时彩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网球 比分直播500万彩客网